投稿邮箱:price@chinadevelopment.com.cn
  • 点击搜索

寒假,母亲的眼泪

2018-02-12 09:43     中国发展网

小学三年级以后,每年寒假,语文老师最喜欢布置的作文题目就是:寒假里的一件事。

忘了具体是几年级的寒假。只记得我在悄悄写作文的时候,母亲正陪一位来串门的姐妹聊天。快写完的时候,那位阿姨突然想逗我,说写的什么呢,给我们念念。母亲也满含期待的看着我。

母亲没上过学,她出生的那个村庄,燕崖镇姚南峪村,在2017年被评为第四批山东省传统古村落。姥姥的思想跟古村落的“古”字是极合拍的,她是典型的重男轻女,认为学文化不是女孩该做的事。所以,包括母亲在内,4个姐妹没一个认字的。

结婚后,母亲觉得不认字没文化是极大的遗憾。所以,她更迫切的希望我能早上学,好跟着我一起学习。在我6岁的那年开学季,她就想让我跟着邻居的孩子一起去上学。那天的情形我记得很清楚。我是极力反对的,因为我根本没有思想准备。周围的小朋友都是7岁才上学的,所以我坚决不去。她再坚持,我就大哭。她气坏了,就扔给我一个能装得下我的提篮,气呼呼的说,不上学是吧,那就去挖野菜吧,干一辈子农活好了!

后来,到我7岁的时候的开学季,我没等她催促就背起她给我准备好的花布书包,跟着一位大姐姐去学校了。记得刚上学的时候,她还悄悄跑到学校门口接过我。现在想来,那时的家长根本没有接孩子的意识,估计是想悄悄打探我在学校是不是好好学习?

总之,一年级那会儿,一放学,母亲就缠着我教她,要跟我一起学习。也许是学得吃力,也许是因为不断地听到父亲的桃色新闻,她后来就没心思跟我学了。

但是,每到晚上,我在读一些需要背诵的课文时,她却很喜欢听的样子。而我也喜欢朗读,在那个没有电视机(我上五年级时,我们家才有了一台18寸的彩电)的年代,我的读书声无疑给她带来了一些快乐和慰藉。

所以,当那位阿姨提出让我读一读我的作文时,我没有丝毫犹豫,就像平时给母亲读课文一样朗声读了起来。我以为母亲会像平时听我读课文一样觉得是一种享受。

可是我错了,我发现听着听着,母亲哭了。

我作文里写的,是大年三十的夜晚,手举着竹杆替父亲放鞭炮的事情。大意是,父亲说像我这个岁数,如果是男孩子,早就可以替大人放鞭炮了。我知道,父亲的传统观念很重,自妹妹一出生,就因为有两个女儿而嚎啕大哭。为了不让父亲失望,为了让他觉得我也可以替他放鞭炮,我就硬着头皮,克服心中的恐惧,替他放那串鞭。——事实证明,环境对人的影响真的挺大。后来我不但敢举着杆子放鞭,还敢拿在手里点着后扔出去,有一次扔晚了,刚离手就响了,震得自己的耳朵好半天都嗡嗡响!

也正是母亲那次的眼泪,让我更加发现了文字的魅力,从此在心里埋下了热爱文学的种子。

(山东省沂源县物价局  齐欣然)

【责编:殷晓旭】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